栏目导航

《装台》火了,火在它敢揭开生活的褶皱,火在

更新时间: 2020-12-18

在2020年进入收官的时候,电视剧《装台》无声无息地火了,这多少让人有点意外。这部讲述城中村一帮打工人碎碎子事和一个中年人的家庭故事的剧,似乎完全不是当下市场爆款该有的配方。

非典型《装台》究竟给我们“装”出了什么,能一眼就将观众吸引住?

《装台》装出了凡人生活的离合悲欢

追寻丰富多彩的生活世界,描摹复杂多样的世态人心,一直是中国电视剧的重要创作传统。但就像前几年流行的“小鲜肉”一词所隐喻的那样,当下电视剧的艺术创作普遍存在过度滤镜化的问题,在追求爽感的过程中遮蔽了生活本身的褶皱。《装台》则敢于褪下这生活的美颜,以其强烈的生活气息与观众的生活经验相共鸣。

装台很特殊,因为它是一种依附于特定行业的工作,刁大顺的装台班子和秦腔剧团就密切联系在一起。但如果电视剧只是注目于这特殊的题材,那不免会陷入鲁迅曾经批评的“咀嚼一己小小的悲欢,并视之为大世界。”《装台》的高明之处在于以刁大顺为情节核心形成双线并进的叙事安排:一条是刁大顺的家庭故事;一条是装台队的社会故事。从这台前台后的视角出发去反映大时代的风云变幻与离合悲欢,形成了一种波纹圈层的扩散结构。

《装台》见证了传统艺术的艰难生存。刁大顺视秦腔团的铁主任和瞿团长为衣食父母,然而,秦腔团的衣食父母又在哪里呢?即使是《人面桃花》这样的经典剧目演出,也只落得个送票都没人要看的结局。因此,铁主任才四处拉商业演出的活儿,而他自己的媳妇在剧团没戏唱,在茶馆里唱戏却能挣下钱来。这正展现了传统艺术的民间需求和剧团艰难生存境况的巨大落差,不管是唱戏的还是搭台的,都在承受历史洪流的冲刷。

《装台》描写了进城务工群体的不确定性生存状态。城里人的刁大顺,带着一群农村来的务工人员干天底下最苦的活儿。事实上,除了一座父母留下来的老房子,他和这些兄弟无甚两样,都有一搭没一搭地看天吃饭。即使有活干,但被拖欠算计工资的事儿也经常发生,但他却从来没想过和铁主任彻底闹翻,因为有活干就比什么都强。通过他的装台班子,故事的触角在社会空间中得到了自然延伸,从西安到陕南,从城里到乡下。